杨劲松:好人贾樟柯把中国电影带出黄土地
2007-03-09 16:20:28
  • 0
  • 5
  • 54

三峡工程,世纪之梦。第一次在大银幕上接触到,还是在2002年无锡百花电影节上看到《男人四十》,张学友、梅艳芳在庹宗华的病榻前,用广东话朗诵《赤壁赋》,画面香港旅行社关于三峡告别游的叠画,很有感染力。后来我对一位以深厚文化感历史感著称的导演说过此事,我说三峡工程怎么没有导演关注?
我对三峡特别是奉节有着特殊的感情,因为我的姨妈就生活在那里,她先后嫁给两个丈夫,子孙满堂。我读大三时去神龙架、三峡采风,终点就是奉节城,那时没有手机,我就拿着地址找到了姨妈家。到奉节的时候是子夜,我们全班同学就在黑漆漆的码头打地铺,醒来的景象后来我在虹影的小说中找到精准的文字描绘。
贾樟柯的电影我最喜欢的还是《小武》,当时在电影学院教室里看的是录象带,看得我热泪盈眶。后来他的几部都没有那部能打动我,到了《世界》就失望到极点,我开始怀疑他是个只能拍自己故事的导演,对电影叙事的表现能力还是缺乏科班的扎实。但没想到《三峡好人》却扭转了这一印象,让我几度落泪。
两个山西人闯入奉节城,一个寻找失散多年的母女,希望复婚,一个寻找两年未见的丈夫,提出离婚,这种剧情结构不算新鲜,但在三峡工程的大背景下,这两个故事人物就成了折射光源的万花筒,让短短105分钟的电影有了巨大的能量,真实地记录着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的人心。影片基本是微言大义,还是入木三分写出了大自然、大社会中,人无法回避的生存的真实,物质与情感都是生存的关键。
我觉得《三峡好人》是贾樟柯拍得最剧情片的一部,也是最举重若轻的一部。看似无意的记录,但处处有心经营。关于“烟、酒、茶、糖”的形式,也是物质含量的表达,物质与情感就是维系人的生存的根本。细节的捕捉和设计使得这部影片有着他的作品中前所未有的感染力,这种感染力不是零落的,而是一部织体饱满的交响,群像人物的刻画也是相当成功。
比如开场戏的纸币魔术,是个一点不浪费的大伏笔,特别是魔术纸币延续到后来在人民币上的三峡夔门、黄河壶口的细节,还有就是小马哥,他和韩三明的手机彩玲,成为影片的重要细节,特别是小马哥手机首次亮出《上海滩》的彩铃声,导演延续旋律让歌声绵延到波澜不惊的长江上,那首关于旧上海恩怨的粤语歌词,竟然高度贴切地不仅在表达影片中人物的心声,更是在配合着观众入戏后的内心追问,回味无尽。当这首歌声淡出,赵涛扮演的离婚女子随之到来,特别是她随着厂领导打开沉重空旷的车间大门,拿着锤子砸开丈夫生锈的柜子,《上海滩》歌声使用的承上启下的作用就突显出来。
类似《上海滩》的成功使用还有《老鼠爱大米》《两只蝴蝶》《潮湿的心》《满山红叶似彩霞》这几首歌。当赵涛失落地走在奉节大桥上,《两只蝴蝶》很准确在关照角色内心,赵涛的表演很好,那一刻我突然觉得《两只蝴蝶》写得如此深情、如此不俗。《潮湿的心》是吴琼的老歌,也是用得很准确,加上“天堑变通途”的小桥段,你会发现歌声如此酸涩。到了朱逢博的《满山红叶似彩霞》歌声,贾樟柯更是创造了难得经典,给演员创造了巨大的表现空间,那段不谐调的双人舞,与充满激情与希望的歌声组合,产生出感人的力量。
这一组通俗歌曲的准确使用,真实不矫情,胜过千言万语。也使得这部影片有着很轻松的观影氛围,在北大首映的那场,观众笑声不断,足可以证明。
《三峡好人》不仅在叙事、控制演员等方面让我对贾樟柯刮目相看,这次在摄影、美术上也是非常讲究。同时影片还有很多写意的笔墨,比如流星、三峡纪念碑的腾空而去,不仅在语言上直舒导演内心块垒,而且也给观众一个观影的视觉奇观的调剂,这种方法是韩国电影的常用伎俩,但这次贾樟柯却用得很到位。
看完影片,听了他在北大的演讲,觉得《三峡好人》真是他深入生活的作品,艺术家就是要坠入红尘最深渊,才能总在云端,守候脚下生育自己的土地,常含泪水、永生热爱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